banner

产品介绍

博晖创新二次闯关带病上市隐患

发布时间:2021-03-18 11:40

  2月28日,北京博晖创新光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晖创新”)顺利过会,转板成功。

  一年半前,刚刚被否的博晖创新,一度急切筹备上市。拦住其脚步的并不是监管部门的审核,只是杜氏家族融资创富的战略微调。

  IPO环保核查失效、二次上会文过饰非、募资前景隐患重重,博晖创新依然强势带病过关。幕后,以杜江涛为核心的杜氏家族,在纷乱的IPO风潮中,演绎了一出中国式的金融创富传奇。

  2月28日,博晖创新顺利闯关过会,只是,其过会当天依然被质疑,作为必备条件的最新环评批文并未到手。

  北京环保局披露信息显示,针对博晖创新提出的上市环保核查申请,该局在对公司所提供的材料进行审查并现场核查后,已于今年2月20日至24日将核查结果进行公示。

  按照正常流程,北京环保局随后将结合公示情况提出核查意见及建议,再以局函的形式报送中国证监会 ,并抄报国家环保部 ,若公司环保核查获通过,证监会则将按程序对博晖创新申报稿进行预披露。

  然而,就在公司环评公示期间,证监会已于2月23日对博晖创新上市申报稿进行了预披露,并决定2月28日审核公司的首发申请。

  博晖创新,是疏忽还是隐瞒环保批文并未到手以期快速过会,并未给予相关解释。更值得关注的是,博晖创新并非不了解环保核查批文对公司上市的重要性。

  招股书显示,公司自2009年筹划上市起共提出了三次上市环保核查申请,北京市环保局则分别于2009年8月、2010年8月、2011年8月向公司发函表示其通过环保核查。

  但是,根据环保核查规定,上述环评批文的有效期仅为6个月,若在有效期内仍未上会,相关公司需重新申请环保核查。可见,博晖创新此番申请环保核查正是因为原有批文于今年2月失效过期。

  因此,博晖创新2010年度的环保核查公示始于当年7月7日,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对应的环评批文则是在当年8月10日出具。而本次公示则始于今年2月20日,这或意味着,公司至今仍未拿到最新的环评批文。

  此前媒体报道指出,环保核查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拟上市企业因环境污染问题带来投资风险,而及时公开环境保护信息,是相关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

  显然,博晖创新环评核查失效问题,选择绕过环保核查强行上会的做法,则明显不符发行上市流程。

  在一轮取消IPO审核的舆论浪潮中,博晖创新创新式自动取消环保核查批文环节,并非其唯一亮点。

  比起环保核查,这道原本就被上市企业当作走过场的程序,可以涂抹掩盖过去,博晖创新就有点“合法犯罪”的意思了。

  博晖创新成立于2001年7月,主营临床医疗检测系统,在人体微量元素检测领域领跑多年。2007年2月16日,经由国信证券推荐,公司进入代办股份转让系统,成为新三板挂牌企业之一。

  博晖创新2月28日二次闯关成功过会。如果以引进券商辅导作为筹备IPO的启动时间,公司为登陆创业板至少熬了五年。五年中,博时创新过得并不悲情,并且涂抹得油光粉面。

  公开资料显示,供职于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郭青,于2009年6月、7月购入92.62万股博晖创新,持股成本约为3元/股。2009年8月,博晖创新递交了创业板IPO申请。郭青的入股时点可谓恰到好处。

  博晖创新部分高管通过代办股份转让系统进行了增持。其中,副总经理万长庚增持18.1万股,副总经理宋锐增持36万股,董秘、副总经理刘敏增持18.1万股。

  自此,第七大股东郭青来去匆匆,消失得无影无踪。交易记录显示,2010年6月21日,博晖创新成交84.7万股,6月25日,成交7.92万股,成交价均为7元/股,成交总量恰好是92.62万股。

  此时间,与上述高管增持时间疑似重合,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交易完成,正是博晖创新IPO首次被否,再次重启冲关计划之时。

  只是,这次重启IPO,因为大股东资本运作计划微调而一拖再拖,博晖创新以主营临床医疗检测系统为名,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记录,也在一拖再拖中被涂抹干净。

  2005年,公司斥资4510万元合作开发乌海滨河新区改造项目;2006年至2008年9月,公司一直利用闲置资金进行新股申购、国债回购,并在第二年就获得315 .67万元的收益;2007年,投资3126万元购买中诚信托计划产品,同样在第二年获得大额回报,收益约2287万元,超过当年度净利润的一半。

  2008年10月后,公司不再进行财务性投资。新招股书中,博晖创新抹去了这段历史。由于招股书财务披露报告期一般为三年,博晖创新在新招股书中,只公布了2009年、2010年和2011年的业绩数据。

  这一重要过往,恰到好处地避过了审核期限,也将隐藏在博晖创新背后的杜氏金融家族创富轨迹,完美地掩盖得无影无踪。

  根据最新招股书,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杜江涛、郝虹夫妇,两人联合持股合并占发行前54.37%。

  事实上,一年前,杜江涛同样以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刚刚将另外一家公司顺利送上资本市场。

  2011年2月,博晖创新公司实际控制人杜江涛旗下的内蒙古君正已率先登陆沪市主板,成功上市之时,杜江涛为核心的杜氏家族财富估值达100亿元,一度号称内蒙古首富。更值得关注的是,博晖创新2010年6月重启上市计划,之后突然迟迟不见动静,疑与内蒙古君正上市计划有关。

  分析人士指出,一种可能是,实际控制人杜江涛有意搁置博晖创新的IPO进程,而将重心放于旗下内蒙古君正的IPO事宜上。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内蒙古君正于今年2月成功登陆上交所,杜江涛持有2.34亿股,占总股本的36.56%,市值达55.7亿元。

  博晖创新过会,杜江涛将实际操控两家上市公司,更为耐人寻味的是,两家企业横跨两个领域,内蒙古君正从事化工行业,而博晖创新从事医疗设备行业。

  根据资料,1969年出生于中国乌海的杜江涛,从小就因为聪明勤奋而在兄妹5人中出类拔萃。杜江涛兄妹5人曾在乌海市第一中学就读,母亲牛翠兰曾经是该校的一名教师。

  2002年,杜江涛出资50万元在该校设立了“竹翠兰香奖励基金”。1987年,他以乌海市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北京理工大学工业管理专业。当年理科第一名是郝虹,后成为杜江涛的妻子。1996年,研究生毕业后,杜江涛就和建设部的一家公司合办了北京君正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下称“君正顾问”),注册资金1500万元。

  此后,在中国股市初始阶段,杜江涛与中国股市诞生的第一批大佬一样,投身股海,其主要方向为能源股,获利颇丰,成为以后内蒙君正起家的最初资本积累。

  2003年至2005年期间,杜江涛的君正集团就迅速成长为拥有多家成员企业、总资产超30亿元的企业,一举跃入自治区100户重点企业的行列。

  比杜江涛大一岁的姐姐杜江虹是个中级会计师,曾就职于中国农业银行内蒙古分行。姐夫梁军历任工商银行临河市分行干事、农业银行内蒙古分行财务处处长。杜江涛妻子郝虹也曾有过渣打银行工作经历。

  博晖创新的四大股东中有三人是杜系:杜江涛及他的妻子郝虹、姐姐杜江虹;内蒙古君正的大股东中,除了杜江涛、郝虹、杜江波外,还有他的姐夫梁军等亲属。

  据博晖创新原招股书显示,2006年9月,杜江涛研究生毕业后成立的君正系第一家企业君正顾问的股东变更为郝燕、郝霓,法定代表人是郝燕。杜氏金融家族,堪称厚积薄发、隐然成形。

  “中关村有不少这样的项目,从外国引进个技术,包装、投资,谋求上市。”北京一家投资公司总经理表示,不能确定博晖创新属于这种情况,但是其实际控制人更擅长的是资本运营。

  博晖创新财务数据披露,营业收入从2008年的6358.34万元增加到2010年的9812.19万元,复合增长率为24.23%,相比其他创业板拟上市公司来说并不存在优势。

  更何况该公司的业务模式还存在过度依赖经销商渠道的风险,2009年到2011年期间该公司产品经销渠道销售占比分别为70.26%、81.64%和87.64%,存在的风险不言而喻。

  同时,博晖创新的主营产品为人体微量元素检测仪器,以及仪器所需检测试剂,但是此类产品的总体市场容量和增长情况并不乐观。

  根据“公司的行业地位”部分的数据披露,检测仪器在2008年到2010年三年中市场总销量分别为800台、920台和970台,复合增长率仅为10.11%。况且在这样一个“细分市场”中,博晖创新的市场占有率已经高达59%,在已经相当高市场占有率的基础上,若想进一步加大行业占有率优势,困难是相当大的。

  产品市场容量瓶颈却未能平抑该公司产能扩张的冲动,招股书信息披露,博晖创新本次IPO将募集资金29280万元投入到“综合研发基地项目”中,其中包括新增人体微量元素检测仪器年产能200台。

  而该公司2011年该类产品的实际产量为846台,这意味着如果募投项目顺利实施后,该公司实际产能将高达1046台,比2011年该类型产品全部市场容量970台还要多。

  事实上,博晖创新目前已经存在了一定程度上的产品积压,2011年上半年生产人体微量元素检测仪器846台,但销量却只有736台,产销率87%,有多达110台产品滞销。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杜氏金融家族控制之下,已有两家上市公司,博晖创新会不会成为主要股东的资本运作平台,完成另外一次创富,值得长期关注。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