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公司新闻

走近主创 听舞美设计申奥为你介绍《萤火虫姐弟

发布时间:2020-12-28 16:14

  中国儿艺新戏——现实题材童话剧《萤火虫姐弟历险记》将于12月19日在中国儿童剧场上演。该剧由中国儿艺国家一级舞美设计申奥设计舞美,给小朋友们呈现一个简约而不简单的舞台。想要知道舞台上会有哪些新奇的装置?人类和昆虫两个世界如何搭建?来听听舞美设计怎么说吧!

  从业十余年来参与创作了大量的舞台剧作品,作品涵盖:话剧、儿童剧、歌剧、音乐剧、杂技剧、京剧、川剧、地方戏等。主要作品:儿童剧《红缨》《小飞侠彼得·潘》《特殊作业》《跷跷板树》《小兔快跑》《巨人的城堡》《小萝卜头》《猴皮筋与他的小尾巴》《山羊不吃天堂草》《长城的传说》;话剧《司马迁》《洋麻将》《六个寻找剧作家的剧中人》《我们的荆轲》《莲花》《我爱桃花》《榆树下的欲望》《甲午祭》《为我先锋》《一心向党》《严复》《北梁人家》《巴交龙布》《古田会议》《实现》;歌剧《双翼神马》;音乐剧《爱上邓丽君》《王牌游戏》《我是川军》;杂技剧《你好·阿凡提》等。

  设计作品广受关注与好评,并有多部作品获得了文化部优秀剧目展演最佳舞台设计奖、全国少数民族会演最佳舞台设计奖、中国话剧金狮奖最佳舞台设计奖、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学会奖、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最佳外聘设计奖等专业设计奖项及殊荣。

  这部剧追求简洁、写意、具有当代性视觉语言的舞台美术风格。这种风格的产生主要是由两方面因素构成:一方面是剧作超常规的戏剧内容和关照现实的人文情怀;另一方面是导演的创新意识和积极的探索精神;这两个因素给舞台美术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方向,使我在该剧的舞台美术方面可以有所尝试。

  《萤火虫姐弟历险记》的剧情要求在舞台上构建两个比例悬殊的世界,一个是现实的人类世界,一个是微观的昆虫世界。这两个世界要在舞台上同时呈现,还要在同一个时间线索上交叉展开,从导表演到舞台美术都是巨大的挑战。舞台美术最初的一个灵感提供了这两个世界在舞台上共存的逻辑,就是人类观察昆虫世界的放大镜,通过放大镜的打开、旋转、分解,将人类世界与昆虫世界勾连起来。

  根据故事主线,我们将萤火虫和它周围的动物所构建的微观世界作为舞台呈现的主体,人类世界作为一条辅线,则在放大的微观世界周边构建。通过同一世界的道具、布景形成局部或区域化的空间关系,同时舞台美术整体写意化的风格,也使得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可以和谐统一的构建于同一个舞台上。因此这两个空间并不完全是固定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是相互交织的。人类世界围绕着萤火虫的世界展开:它既可以在上场口,又可以在下场口或在舞台前区,也可以在舞台的后区……我们在整个戏剧创作过程中,就是要打破舞台空间对这两个世界的限制,让它们能够更巧妙、更有创造性地融合到一起。

  戏剧主线中有几个的较大的灾难或事件是该剧的“规定动作”必须有所体现。这些事件构成了微观世界的灭顶之灾,也是萤火虫姐弟面临的最严峻的生存挑战。它需要转换为具有压迫感的舞台动作,让观众直观地感受到,这种威胁。比如我们在舞台上如何体现巨大的铲土机轰轰而来,碾压整个微观世界场景的过程,这个几乎是翻天覆地的大动作,把整个舞台翻个个都不为过。我们的舞台需要一个大动作,形成这个灾难性的场面,从而引起戏剧悬念,引发戏剧冲突。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里面,通过让舞台台板整体翻转30度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像铲土机的铲斗一样的结构,来构成灾难性的场面。

  主要是两方面,一方面是小萤和萤火虫姐弟所体现的拟人化的萤火虫的特质,有很多导演全新的创造和理念。他希望通过会呼吸的发光体和角色的巧妙配合来体现萤火虫的这种全新的特质。这样的萤火虫一定和我们概念上认为的那种萤火虫有所不同,这是导演创造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通过一些声光电的方式,在某些场景、某些时刻,让观众置身于满天流萤的空间氛围里,通过一些装置和光的处理,让观众周边都是“萤火虫”。

  《萤火虫姐弟历险记》是一部充满想象力的、能上天入地的儿童剧。让我们插上想象的翅膀,跟小萤和萤火虫姐弟一起,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欢迎小朋友、大朋友们一起到剧场来观看我们的演出。我们的演出非常精彩,希望大家能够得到一个满意的戏剧体验。

  几个孩子好心“放生”了一只萤火虫。这只萤火虫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生下了她的宝宝。

  在早已不适宜萤火虫生存的城市,萤火虫小姐姐和小弟弟侥幸活了下来,它们顽强地生存:寻找食物、对抗蚂蚁军团、智斗大田鼠、勇战毒蜘蛛……在令它们迷茫的、承受着各种污染的土地上,认识了不同的动物,与大大小小的完全不同的伙伴互相帮助,用它们小小的能力回报着大大的友爱……

  “放生”了萤火虫的孩子们从此多了一份牵挂,又被这份牵挂带领着,不断走进自然,在对自然的关注中产生焦虑,在焦虑中开始改变,最终,他们成了萤火虫姐弟的拯救者,更成为热爱自然、守护自然的未来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