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科技知识

ag追杀模式前兆儿童微量元素检测乱象调查(2)(组

发布时间:2021-03-24 17:36

  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市内大批社区医院都有微量元素检测中介公司的身影。

  大兴区魏善庄医院戴姓副院长证实,该院确实和一家公司开展合作,此前也验收过对方提供的资质。

  5月23日,西城区一家社区医院,其检验科科长孙晨(化名)也承认,该院也曾与中介公司合作,手法与三融兴业基本类似,也是让公司工作人员将在该院抽取的指血血样带走。

  据孙晨介绍,承担该院血检化验的合作方是一家有资质的医疗机构。不过,其也是将血样送至另一家三甲医院进行检测。

  “我们跟(三甲)医院有合作,但不是说咱们合作就合作的,需要跟院里整体签协议的。”该医疗机构工作人员说。

  但其与三甲医院的4份协议中,仅有2005年的合同上加盖着公章,随后的2006、2007、2008三年均为空头合同。

  “我们最后认为这样很不安全,就终止了合作。”孙晨称,血液一旦离开医院,完全不在其监控范围内,而合作伙伴只是一个中介,对方有没有将血样送检,检验结果是否真实,社区医院完全不知情。

  大兴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也坦言,血液被带走后,该院再无监督举措,“我们还真没核实过,也没有辨别线日,对比三甲医院和三融兴业所出的化验单,纸形、格式、条目等无一处相同。三甲医院外宣人员表示,后者的化验单至少有六七处不符合规定。

  被问及为何会有中介公司介入检测过程,孙晨坦言,质量较好的微量元素分析仪器要几十万元才能买到,社区医院大多无法承受。

  黄村医院医务科葛科长则表示,虽然他们医院具有检测微量元素的资格,但一是人手紧张,同时也怕自己的专业人员“万一给人家查得不准确”。

  孙晨说,中介公司在这时“上赶着”找到了他们只需要代为抽血,付出两三元钱的试管、针头工本费,医院就能坐拥15%的收益,其余85%全被合作方抽走。

  知情人称,与三融兴业合作的社区医院会拿到四成分成,其余部分由三融兴业和三甲医院病理科主任分摊,而小曹拿到的提成则是每笔检测两元钱。不过该说法未获上述各方的证实。

  北京市卫生监督所副所长李扬表示,丰台区卫生监督所人员已就此事介入调查,在三融兴业办公的民房内发现大量血样和试剂,但是未发现行医行为,也未找到所说的合同。

  李扬说,经卫生监督所调查,该公司拥有药监部门核发的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因此,他们已将此事移送到药监部门,由药监部门负责认定对方是不是超范围经营。

  25日,丰台药监部门称,尚未收到由卫生监督所移交过来的书面材料。此外,该公司所涉行为并不在他们的管理范围内,“如果是血液制品,就是我们的管理范围。”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认为,类似这种检测结果,其准确性没有办法保证,“这是对患者不负责任的行为,甚至可能对幼儿存在潜在危害。”

  他说,如果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自己使用相关设备检测收集到的血液样本,则涉嫌非法行医。如果甚至都不检查,就自己直接出数据,并在上面扣章,则不仅涉嫌非法行医,还涉嫌诈骗。

  邓利强表示,至于医院的行为,则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23条,以及卫生部禁止出租、承包科室的规定。“执业助理医师才有资格接受医师指导,中介人员如果没有起码的医师资质,医生所谓的指导也是违法”。

  他指出,对这种微量元素检测中介机构的管控,目前还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行政措施。卫生行政管理机关应该担负起公共管理的职能,并对此类违法现象进行严厉查处。

  就正规微量元素检测的流程,昨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副所长、研究员马冠生表示,一般情况下,家长是不用带孩子进行微量元素检测的,除非孩子出现明显消瘦、偏食等临床症状。

  马冠生说,微量元素检测不应成为常规体检项目,只要家长注意合理搭配孩子的膳食就可以了。此外,如果家长担心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失某些微量元素,也应该到社区医院等医疗机构的相关科室去咨询医生,听取医生的建议,“千万不要盲目相信某些厂家的说法”。

  在他看来,ag追杀模式前兆如果想知道孩子营养是否均衡,其实健康体检中的血红蛋白检测就已足够,“血红蛋白就可以看出孩子是否贫血,而贫血是目前儿童可能出现的症状”。